黨建文化
當前位置: 黨建文化 >> 黨建文化
金陵醫脈(13)——趙國英:首創治肝病一、二、三號系列方
發布時間:2016-09-22
 

 【編者按】趙國英(19111977),浙江平湖人。青年時師從浙江地區“中醫泰斗”焦作霖,五年后獨立開業行醫,為南京市中醫院組建時引進的民國時期的中醫名將之一,在肝病治療方面頗有研究,并形成自己的治療體系,首創治肝病一、二、三號方,救治了大量肝病患者,名震全國。

 

師從浙江“平湖地區中醫泰斗”,為南京市中醫院建院時的十大名將之一

趙國英進入私塾后開始自學中醫,并表現出對中醫的超凡熱愛,其父雖是中醫,但醫界名氣不高。13歲時,父親將他送至平湖寡過醫館學醫拜焦作霖為師。

    焦作霖何許人也?趙國英的兒子幼年曾聽父親提起過多次,“寡過醫館是當時浙江東部的重點中醫學校,焦作霖屬于當地‘醫斗級’人物。”趙國英兒子回憶說。

師從焦作霖5年后,趙國英便開始在浙江當地四處游醫,并在當年開設了人生中的第一家診所——趙昌年診所,賣藥看病忙得不亦樂乎。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中醫郎中。

     1936年趙國英經人介紹來南京在當時的國民軍委會醫務所擔任了中醫醫官。后抗日戰爭爆發。1937年遷往重慶。據悉,當時在重慶偽軍委會就職的醫官除了他以外都是留洋歸來,只有趙老是“草頭幫”(過去對中醫醫生的俗稱),受排擠和冷眼自然少不了,這樣的處境也讓趙老斷了“長期安營扎寨”的念頭。1941就在重慶“慶余堂”自行開業,同時也汲取了四川地區醫學流派的長處。在當地站穩了腳跟。業務日益增長。

    1945年,抗日戰爭一結束,趙老就收拾行囊來到南京發展,并在現今的山西路和丹鳳街一口氣開了“同心堂”和“百靈藥號”兩家趙國英中醫診所,“趙國英”三字的影響力也慢慢在金陵地區“走紅”。

    19561月起被南京市衛生局聘任南京地區公費醫療特約中醫師,因療效顯著收到各界關注,同年6月,南京市中醫院正式成立,南京地區有名望的中醫在招錄中基本被“一網打盡”,名望頗高的趙國英自然在列,“當時中醫院建院共有十多位非常有名的中醫,趙老是其中之一。”市中醫院專家于思強回憶稱。

    市中醫院成立后不久,南京市衛生局便委托其參與組建西學中醫研究班,南京地區的西醫都要進入這個班學習中醫理論,趙國英作為研究班的輔導員講解中醫理論臨床辨證施治,“作為民國政府時期的都市、解放后的南京市中醫院,一定程度上代表的是國家級水平,當時全國的中醫都非常仰慕南京的中醫,學習班除了南京的西醫,北京、天津等地區的西醫也分批前來學習,應該說,當時趙老等在全國名氣都很響亮。”趙老為此評為優秀輔導員 于思強說。更值得欣喜的是,趙老的家人還保留著趙老當年做輔導員時候的講課筆記。

 

首創肝病系列方,一天“接應”百來位病號

    進入市中醫院后,趙老作為大內科醫生,胃病、肝病等所有內科疾病都看,并在1959年,與我國現代中醫肛腸學科奠基人和開拓者、市中醫院肛腸科創始人丁澤民合寫了《中醫治療痢疾》、《中醫治療闌尾炎36例分析》等學術論文。

    1958年后的“三年自然災害”,南京等全國多地區肝病病患異常之多。市中醫院根據整體布局和建科需要,又加之發現趙老對消化系統之肝膽疾病研究頗深,于是決定由其領軍組建肝病專科門診,不久后,趙老又牽頭成立了市中醫院肝病研究所。

隨著趙老診療肝病的知名度的不斷提升,南京周邊地區的病人也聞聲而來,中醫院肝病科每天可謂門庭若市,趙老根據診療效果好的病例分析研究逐漸形成自己的治療體系,并申報科研課題,傳染性肝炎、慢性肝炎、肝硬化腹水,成為市中醫院肝病研究所的主要研究項目。

“當時肝病門診半天就有100多位病人,藥房抓藥都來不及。”于思強回憶說,在此情況下,趙老又想出一個新招,擬定肝炎病協定處方,中藥房成立肝炎病用藥小組,打包分成三種劑型,分別為肝炎一、二、三號方,包括湯劑、丸劑和散劑類、膏劑類四種。例如肝炎湯劑類一號方,用于治療急性肝炎,中藥成分包括茵陳、虎杖、蒲公英、板藍根等;二號方用于氣滯血瘀型慢性肝炎病人,中藥成分包括柴胡、白芍、青皮、玄胡、當歸、丹參等;三號方主要用于早期肝硬化及肝炎恢復期,中藥成分包括太子參、茯苓、芡實等。而肝炎丸劑類三種方包括柴胡疏肝丸、和肝軟堅丸、清肝和中丸等;膏劑類兩種方包括甘溫養肝膏、滋陰疏肝膏等。

    臨床醫師根據趙老開的肝炎三號方辨證分型,隨癥加藥。但這還不能滿足日益增多的患者需求,尤其大批的慢性肝炎病人,門診、藥房常常忙得的下不了班。

 

院內常收到錦旗的專家,治闌尾炎主張保守辯治

趙老患有高血壓病史,加上工作忙碌,1966年,趙老突發中風,半身不遂。但他并未就此放下工作。趙老兒子回憶說,當時醫院為照顧趙老身體,只安排他上半天班,但他時常忙到下午兩點才回到家中。而到了家也歇不下來,很多上午沒看完的病人也跟著他登門求醫,另外還有很多親戚朋友找他看病“吃小灶”。“趙老的性情比較憂郁,但對病人非常負責任和有耐心,很多病人都很喜歡他。”于思強回憶說,上世紀六十年代,錦旗還是個稀罕物,但趙老的診室內掛了十多面,是當時院內收錦旗最多的醫生之一。

時值文革期間,趙老兒子趙耀池高中二年級,停課在家三年,常有自己的父親協助伺診,也積累了不少父親傳授的知識,后趙老兒子在農村作了多年的赤腳醫生,他說和父親協診的經歷給他的赤腳醫師路深淵的影響。

    肝腹水,在現代醫療中,皆采取抽水方式減輕病人痛苦,但在當年,這樣的病患到了趙國英手中無需受皮肉之苦,而是給出“消水丹”劑方,將人體內的毒水、廢水排出。劑方中黑白丑頭末、甘遂兩種草藥都有一定毒性,一般醫生不敢用,但趙老用得“得心應手”,原來他在給病人服用此方時還需配以米湯或者參湯,如果病人是寒癥就用紅參,熱癥就要用西洋參,不寒不熱就用白參,這是因為“消水丹”劑方會使患者失水太多而體虛,服用參湯可以補充人體所需。讓趙國英的兒子至今還記憶猶新的是父親用一個兩毛四分錢的一劑藥方治好了一個生命垂危的腹水患者,“病患是一個部隊軍官,患嚴重乙肝和肝硬化,此前去過多家醫院求治均告沒有辦法,但吃了父親開出藥方后,身體逐漸好轉,沒多久就回到工作崗位上。”于思強說:趙老首創治療一、二、三號系列方,暨是當時門診肝癌患者應接不暇,想出的應急之舉操作簡便易行,又是趙老治病方法多的體現,這只是他治肝八法經驗,令人佩之。

    趙國英不僅擅長治療肝病,治療闌尾炎也有“獨門秘笈”,主張保守治療,而是讓患者服用薏仁、烏一木香、敗醬草、金銀花等為主的中藥劑方,病人每兩小時喝一次藥,一般三天后闌尾疼痛就會消失。

于思強說:趙老用藥最獨特之外還在于喜歡用花類的藥,比如佛手花,可以理胸中之氣,胸中不適,它是必上之藥;胃氣作脹,厚樸花必上;噯氣、肝氣不順,綠梅花必上;兩肋脹痛,代代花必上;乳房脹痛,玫瑰花必上;頭頂脹痛,白菊花必上等。這是“金陵醫派”又一特色。可效仿可復制

 

 

                                本報通訊員  李珊

(感謝市中醫院專家于思強及趙國英之子  趙耀池 對本文所作貢獻)

Copyright 2017 ? www.njszyy.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南京市中醫院版權所有 恒網—承建 蘇ICP備15015610號
地址:南京市大明路157號  
福彩中心开机号对应码